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停发员工工资风波:黄光裕被指为冒进买单国美走到“生死存亡”关头

时间:2022-11-07 20:31:22 | 浏览:1573

每经记者:王紫薇 每经编辑:刘雪梅进进出出鹏润大厦的员工没有之前多了。11月3日,“国美停发员工工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第一。在10月底鹏润大厦国美总部员工的全员大会上,国美电器董事长黄秀虹表示,公司到12月底之前,只会给员工上社保,不会再发

每经记者:王紫薇 每经编辑:刘雪梅

进进出出鹏润大厦的员工没有之前多了。

11月3日,“国美停发员工工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第一。在10月底鹏润大厦国美总部员工的全员大会上,国美电器董事长黄秀虹表示,公司到12月底之前,只会给员工上社保,不会再发工资了。此外,国美还要求员工签署承诺函。

从网上流传的承诺函的第一条写到:“自2022年10月起,理解公司在未来半年到一年的时间里,员工工资有可能延迟发放,且本人已做好在这段时间内与公司同舟共济、共渡难关的思想准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国美内部人员和已离职员工处得知,国美内部要求集团员工本周内要完成承诺函的签署。

一位国美集团的离职员工告诉记者,工资结清日可能“遥遥无期”,他10月正式离职,9月份的工资目前还没有结清。

国美要求员工本周内要完成承诺函的签署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告诉记者,“延缓或者暂缓发放工资要取得劳动者的协商同意。这种协商是平等的,而不能是命令式的、单方面决定的,如果员工不是自愿签订的,这个承诺函在法律上不具有效力的。若公司没有按照法定合同约定支付工资,劳动者有权依法维护自己权利。”

除了发不上工资,国美各业务也深陷泥潭。打扮家、真快乐相继收缩,国美宣布将聚焦自己优势的家电业务。除此之外,黄光裕与杜鹃夫妇在今年下半年也开始频繁减持国美零售(0493.HK,0.126港元/股,总市值45.01亿港元)股份。

这些接连不断的减持让业界猜测纷纷。有业内人士表示,现在看来,这些减持套现或许是为了给员工发工资;有业内人士悲观认为,这或意味着黄光裕夫妇已经有了放弃国美的打算;也有业内人士坚持,黄光裕还在辗转腾挪,谈放弃国美还为时尚早。

或许,国美已经进入“至暗时刻”。

黄光裕冒进:“真快乐”失策

“国美自2020年以来各种投入大幅增加,这些投入已经远远超过国美的承受能力,而产出和投入不成比例,结果就出现了目前的状况。”家电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说。

国美发不上工资的直接原因,在于其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从2022年国美发布的半年报来看,国美零售的总负债规模达585.67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净值为250亿元,同时存在若干应付金融机构逾期贷款。这其中,需在1年内偿还的银行借款和其他借款有229.02亿元。

今年9月8日,公司控股股东国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一致行动人国美电器所持公司4.62%股份被司法冻结;所持1.46%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

业界认为,导致国美资金链出问题的最大因素,在于2021年搭建的真快乐平台。

起初,国美信心满满,并传出“18个月恢复原有市场地位”的说法。在10个月后的媒体见面会上,黄光裕对媒体表示,鉴于一些项目协同上的问题“18个月计划有所延迟”。

主要原因在于,他以为国美商城在过去被打造成的“平台化”,是一个全方位的零售交易平台,结果国美商城只是国美的“线上电器平台”,一个线下电器的承接。

“所以我们推倒,一切从头开始。”黄光裕当时在会上表示。

这件事也被外界认为是黄光裕“冒进”的佐证。

“想搭建平台就是需要烧钱,而国美当时的时机也不是很好,其他电商平台已经做起来了。真快乐机会其实不大。”这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2021年1月11日,国美客户端8.0.0版本上线,App客户端改名为“真快乐”。在此之前,2020年12月,国美控股集投资已成立真快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为500万元。

随后一年内,国美内部资源不遗余力地投入真快乐。2021年618、双11两个购物节期间,真快乐抢年轻人群体,推出好物“买手”、视频导购、“抢-拼-zao”的一系列策略。

当时的国美想通过“真快乐”来改变自身形象,吸引新消费群体,打造更假娱乐化的线上平台。

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让消费者加深对“真快乐”的认知,摆脱对国美根深蒂固的“电器平台”认知的“思想钢印”,坏处就是,需要砸很多钱才能建立新认知。

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告诉记者,国美把国美商城改名之后,相当于把国美原来的金字招牌丢了。

“想让真快乐在电商领域立足,你得重新打广告,重新推广,这个难度就比较大,对于消费者来说,也需要一定的接受时间。”梁振鹏说。

真快乐表现的确不及预期。国美电器一名离职员工告诉记者,2021年,“国美电器一直在为真快乐输血”。有国美内部人士告诉记者,问题或许在于“让真快乐做的事情太多了”。

梁振鹏告诉记者,在2021年年初,国美的业务已经处于亏损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国美在2021年年初不应该多元化发展的。国美当时铺设的领域太多……这样就对正常经营的现金流会造成了一定影响。”梁振鹏说。

收购“打扮家”加剧财务危机

除了打造真快乐之外,另一业务也被评价为失策,即收购打扮家。

2020年12月底,打扮家完成股权变更,国美控股集团收购了其80%股份。2021年4月,国美正式宣布收购打扮家,双方联合正式推出打扮家APP和BIM(建筑信息模型)智能装修平台。国美方面表示,智能装修平台和APP的推出是其“家·生活”战略2.0阶段的重要落子。

从战略层面来说,把装修公司囊括进来,单从战略上来说没什么问题。但国美似乎低估了工作量。

“打扮家的业务跟国美有很大关联。家电本身是装修之后的软装环节,厨卫这些则是硬装环节。所以收购打扮家,国美想做的是打通上家装的上游。但这个工程量非常浩大。”庄帅说。

“家装毕竟是另一个业务领域,而国美作为新进入者并没有什么优势可言。而且,家装市场本身竞争也很激烈,并不比家电零售低。”刘步尘说。

业内认为,这两年家装领域受房地产影响,国美切入这一赛道,实则没有等到有利的时机。

在收购之时,打扮家目标是3年冲刺5000亿元营收。现在来看,目标已是泡影,但投入实实在在:去年9月,打扮家创始人崔健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国美收购打扮家之后的4个多月里,打扮家人数从由100人猛增至450人。

另有国美离职员工告诉记者,打扮家巅峰时期的人数已经超过了1000人。

在业务层面,打扮家与国美的合作一直磕磕绊绊。崔健在那次采访中表述得非常克制:“与国美的磨合期有快乐也有泪水,双方战略一致,但在拆解和具体执行上经历了很长时间的艰难探索。”

此次庄帅告诉记者:“在业务层面来看,打扮家其实没有真正跟国美结合,没有最终落地到门店里去,很多业务的咨询还是通过线上的方式,这对打扮家的业务也有着不小的影响。”

梁振鹏直言,打扮家的投入加剧了国美的财务危机。

2022年,国美鲜少对外透露打扮家的数据,7月,打扮家业务被暂停,创始人崔健、CEO高非也于当月离职。

深陷资金泥潭

真快乐的折戟给黄光裕上了一课。至此,国美重新审视现实。18个月之后,黄光裕对市场发布公开信,表示“对困难预料不足”,国美将进入“战略性聚焦与蛰伏”,聚焦优势项目,也就是国美电器。

从市场层面来看,国美其实从2022年开始,打法已经收缩。比如,打扮家业务暂停,真快乐宣传力度减小等。

进入下半年,国美的人事变动频频。6月份国美加大了裁员力度,9月开启新一轮裁员。在此期间,“真快乐”APP负责人丁薇、“国美管家”CEO曾之宁、国美投资CEO何阳青、国美电器CEO王巍等高管相继离职。

上半年起,国美的资金流已经开始暴露出问题。

4月,国美电器被指因拖欠货款8000万与惠而浦终止合作,国美凌晨发布声明称,该说法与双方事实严重不符,国美电器不存在延迟支付货款情况。

5月,有消息称国美发布通知,称公司出现经营困难、申请公积金缓缴。国美方面表示,确实在响应国家出台助企纾企相关政策,申请公积金缓缴。

“国美可能真没钱了。”今年下半年,不断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这样表示。

而事实上,黄光裕夫妇的减持于去年底已经开始。

2021年12月22日,黄光裕以每股平均价0.67港元减持国美零售1000万股。

2022年1月24日,黄光裕及妻子杜鹃分别减持国美3000万股。

2022年4月1日,黄光裕场外以每股平均价0.55港元减持4亿股国美零售,套现2.2亿港元,持股量由59.87%降至58.68%。

“大股东接触到的信息量更多,所以套现这种动作对市场来说就透露出了一些不太让人安心的信号。”庄帅说。

9月,国美资本层面的信号让不安继续蔓延。

据港交所9月19日披露的大股东权益表显示,国美零售大股东黄光裕、杜鹃、恒海投资有限公司和国美管理有限公司,于9月14日减持27.37亿股,套现合计约5.31亿港元。

山雨已来。

“为应对目前的危机,国美通过裁人、停发工资、线下业务一面关店一面开店方式应对。但目前看,这些措施都不足以让国美走出困境。”刘步尘说。

“如果说过去十年国美面临的是发展的问题,现在面临的则是生死存亡的问题。”刘步尘补充道。

国美何去何从?

严重的是,此次的承诺函,让国美面临了违法的风险。

律师许浩告诉记者,“承诺函的部分内容涉嫌违法,不具有法律效力。此外,如果员工不是在自愿而是被强迫签约,则承诺函违法,也不具有法律效力。”

刘步尘认为,黄光裕已生出抛弃国美的想法,而夫妻二人的大规模减持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发生的。“站在黄个人资产保值的角度,这是他正确的选择,但要应对由此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也十分棘手。”他说。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黄光裕还在辗转腾挪,谈放弃国美还为时尚早。但黄光裕已经意识到了国美面临的是“生存危机”。

今年8月,黄光裕在发布《致国美零售朋友们的一封信》,宣布“国美进入了战略性聚焦与蛰伏,以熬过这个寒冬…国美需要面对现实,直面生存”。

他同时对之前提出“18个月恢复原有市场地位”的目标表示“对困难预料不足”,将“甩掉包袱,轻装上阵”。

黄光裕还表示,作为大股东,将促使管理团队实现未来较好业绩的承诺对赌,实现“1+1+1”的三年战略发展目标:2023年实现较高盈利并达到以往较高水平;2024年达到历史最好水平;2025年明显超越历史最好水平。

梁振鹏说,国美业务聚焦消费电子领域,如果经营得当还是可以赚钱的。他认为,这是国美有所转机之处。

国美的生存探索之路上,不